<rp id="obyjt"></rp>

    1. 喜看老村換新顏 (宋鳳蓉) 散文

      云想衣裳 1月前 661

       喜看老村換新顏 

      ——永安鄉“一事一議基礎設施”走筆

      永安鄉是一塊彈丸之地,但因為“永遠平安”這個寓意,它的富庶、安寧、祥和似乎是與生俱來的。2017年陽春三月,我第一次隨縣文聯組織的“文軍扶貧”隊伍走進永安。二三十人的文軍隊伍,在永安鄉采訪兩天一夜,初來乍到的我兀自心驚,這個彈丸之地濃縮的是精華。雄渾巍峨的瑪瑙山是永安鄉和甘龍鎮的共同擁有的“喜馬拉雅”,“藏在深閨人不知”的逍遙洞是永安鄉的埋藏在香凝山的一座底下寶庫,“永安橋”和數個“蘇維埃政權”遺址,是其作為紅色革命根據地的輝煌見證。

      時隔兩年,我再次走進永安,是因為永安鄉的“一事一議項目基礎設施”在全縣作出了表率,應當記錄到全縣脫貧攻堅散文集《筑夢》,載入松桃苗族自治縣脫貧攻堅的史冊。

      永安鄉全鄉共轄國土面積85.4平方公里,有包括永安、鳴珂、地茶在內的三個社區,包括五官、團堡、大溪、白果、茶園、遼木、落星、木盆等在內的11個自然村,一事一議項目從2014年提上議程,率先在五官、木盆等村開始基礎設施的申報。2015年1月21日,《貴州省村級公益事業建設一事一議財政獎補項目標準管理驗收文本》印發下來,永安鄉人民政府立即下達上級文件,印發《永安鄉2015年村級公益事業“一事一議”財政獎補工作實施方案》的通知。

      2016年8月5日,永安鄉大溪村村委召開了“一事一議項目”“大溪村唐家組和陳家組路燈亮化工程”的群眾理事會議。會議由大溪村支書冉志雄主持、村主任易忠益記錄、駐村干部黃黔東、村民唐仕發、任永志、易鋒、李俊、何連正等人參加。路燈亮化,本來是造福廣大村民的好事,村民們經過一致討論,本著公平公正的原則,以村民投工投勞,政府出資規劃的方式,確定了20盞路燈的安裝位置。經過與會人員的評估核算,該項目申報資金為72000元,總用工468個工時,建設工期為四個月,村干部和駐村干部、村民代表分別簽名確認,并承諾“保質保量,順利完成項目”。項目申報上去后,村干部到兩個村民小組每家每戶去走訪,落實物資到位后的卸運、施工安排,聯系外出務工人員,督促以資代勞的資金到位情況。項目實施按照既定的程序走,工程如期完成,2017年元旦,大溪村唐家組陳家組路段的鄉村公路兩旁,晚上六點鐘一到,就亮起了聚能路燈,為鄉親們的出行帶來了很大的便捷。尤其是春節期間,一盞盞玉樹臨風的路燈,把漫天五顏六色的煙花映襯得美輪美奐,為鄉親們的朋友圈增添了一道靚麗的風景。

      當我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途經這一地段時,道路兩旁高高佇立的電線桿,筆挺而莊嚴地向后退出,當初建設者們那份拼搏的激情似乎依稀可感。其實,我想看看最近的“一事一議基礎設施”并不難,負責接待我的永安鄉扶貧辦負責人姚茂鵬幾個電話一打,立馬就帶我折返到了五官村。

      五官村位于甘石公路的兩邊,是從甘龍土墩村過來的第二個村莊。如果單從名字上來揣測一個村莊,將團堡村和五官村換過來的話,更加恰如其分。團堡依居的位置,坐落在永安河的山岸,河邊山坡上幾戶人家,更像一個人的五官,從河面和山林中脫穎而出;到了五官村地段后,連綿起伏的山巒向兩旁發散開去,更像一個母親敞開懷抱,把這一大片平地上的民居、田土和溪流團團包圍起來。

      五官村村委會就在公路邊,是一棟民居改成的,駐村干部周波、村干部陳雙英就等在路邊,他們即將帶我們去的是五官村六尺坡組龍冬江家。龍家就在大路邊,特意加寬的連戶路有三四米長,剛剛竣工的人居環境整治項目房前屋后庭院硬化的院壩,在這場溫熱雨水的洗禮下,像一塊偌大的玻璃,映著這一排兩棟小洋樓的倒影。

      就在我還在猶豫這個昨天完工的院壩是否可以走人了的時候,陳雙英已經邁著輕快的步子,走到了龍冬江家的臺階上,并大聲喊問,老板去了哪里?老板是戶主的父親龍秀富,一個五十多歲中等個子的莊稼人。他從樓上下來,不好意思地說:正在樓上休息,因為最近天氣不好,風濕又犯了。他的老巴巴楊秀蘭也同時出現了,偏瘦的體型,給人感覺有點病態。事實上,這個家庭正是因病致貧,2014年成為建檔立卡貧困戶。慶幸的是,在駐村干部和鄉、村兩級干部的精準幫扶之下,龍秀富夫妻二人在縣城住院治療產生的醫藥費,報銷了90%。病情好轉后,龍秀富老兩口回來種植田土,閑時候龍秀富還要去周邊建筑工地打些零工,兒子和兒媳則把孩子留在爺爺奶奶身邊,去沿海城市打工找錢去了。14年底,龍冬江一家人均年收入即超過一萬元,快速脫貧摘帽;2015年,政府的住房改造基金補助五千元,加上他們自己出資出力,龍冬江兩層六間的新房子拔地而起。

      一行人坐在龍家客廳里,駐村干部向主人介紹了我此行來的目的,龍秀富夫妻異口同聲說:感謝黨和國家的政策好,我們一家過上了不愁吃穿的安穩日子,政府還給修了這么多連戶路和房前屋后硬化工程,就是下雨天出門,都不會沾到泥巴了,現在我們鄉下比城里還安逸??!

      說起門口這個大面積的庭院硬化,稍后一點趕到的駐村干部、五官村“一事一議項目”負責人、來自寨地村桐麻園的王興補充說:本來在永安鄉庭院硬化是2018年的申報項目,但龍冬江家的院壩因為面積大,超過了政府對每家每戶的預算,而導致錯過了申報時間。今年,鄉政府、村支兩會協商,以今年的“一事一議項目”“連戶路”、人居環境整治等幾個項目申報,把這塊坪地全部硬化。因為這塊院壩是六尺坡組最大的一個,所以理事會當初產生了一個不成文的規定:寨子里誰家辦紅白喜事,需要利用這個院壩擺桌子或者作為停車場,龍冬江一家都必須無償提供場地,并且還要積極協調和給予幫助。

      “那絕對沒問題?!饼埿愀环浅?隙ǖ卣f:“如果沒有政府的幫扶,我們一家最少還要五年才能實現目前的人居環境?,F在還有什么不知足的呢?別說是鄉親們要用院壩,就是要用我們的廚房,要在我們家借宿,我們都非常歡迎!”樸實的主人送我們出來時,說了一句很有水平的話——與人方便就是與己方便。

      各位村干部一邊交談著各自負責的沙子水泥等物質卸運情況,一邊繼續開車往前面走。走了大約里把路,車子在路邊停下,右邊有一條岔道,是一段比較陡的上坡路。剛剛上坡,坡坎右邊一個仿木式外墻的小房子,一個女生正站在窗臺上擦玻璃。我傻傻地想:這是搞好衛生準備開早餐店嗎?

      “幾時下來的?”

      “昨天?!?/p>

      陳雙英跟那個女生打招呼,從這一問一答的話里,我也聽不出什么名堂,只是微微前弓著身子,跟隨幾位年輕干部往坡上走。腳下的水泥路面時而光潔如新,時而布滿了青苔的痕跡,可見是才完全連起來不久。陳雙英介紹說,這條路是全村一事一議最復雜的項目,也是起始年限修建時間最長的一條。到今天這個模樣,才算是全部完成了戶組之間的硬化連接;為了完善這條平均路面不足五米的水泥路,有的村民讓出了菜土,有的挪開了院墻,有的拆掉了廚房,不過無論貢獻大小,都沒有人找政府要一分錢的賠償。扶貧先扶志,駐村干部們在思想扶貧上所花的心血,比從寨英拉一車水泥回來,前前后后的工作量還要大得多,這是隨行干部姚茂鵬打的一個比喻。他說,甘龍、永安、瓦溪三個片區扶貧項目用到的水泥都是縣里指定從寨英水泥廠拉過來的,賣價倒是實惠,但這么遠的路程,運輸和人工費用就比其他地方高出了幾個倍,所以在其他地方一個造價50萬元的項目,到了這邊可能要80-100萬才搞得定??上攵?,村干部上門做的政策宣傳、調動村民積極性等思想工作是花了時間和心思的。

      走了一百多米,眼前是一個分叉較大三岔路口。前面帶路的村干部左拐上坡,經過一個放著許多柴火的破舊木房子,一個砌著琉璃欄桿的,外墻全部貼了瓷磚的漂亮樓房出現在眼前。上前第一件事,我把這家貼在不銹鋼大門上的“四卡合一”公示牌拍了下來??ㄉ蠈懼何骞俅搴蠼纸M村民張仕清,2015年因學致貧,2016年已脫貧。在他們堂屋里坐定,村干部開門見山,讓主人家跟縣里來的宋記者聊聊家門口連戶路和庭院硬化的一些細節。今年五十三歲的張仕清包工頭出身,顯得很干練,說起話來很健談。他說,2011年家里的危房改造,政府提供了5.5千元的幫扶;在孩子的教育資助方面,教育局一直都有幾百上千一期的補助;2015年自己在工地上出事,導致右腳骨折,政府報銷了相當一部分醫療費;2016年張仕清的腳傷治愈后,就沒有再出去,而是在村里擔任了護林員一職,每個月有八百元的工資補助;去年一事一議項目進村,將他家門口的庭院硬化加寬加固,方便住在他家上方的鄰居進出;今年,全村連戶路的覆蓋硬化,就把他家門口這個庭院加連戶路的地面一直到下面的任何一家的道路全部硬化,極大地改善了人居環境,方便大家的出行。說起政府這一樁樁、一件件的惠民舉措,張仕清滿懷感恩地說,生活在這個時代太幸福了!習大大恐怕對自己的親兄弟都沒有像對我們這樣關照。

      2017年元旦,總書記在全國電視新年寄語上說:我最牽掛的還是困難群眾。而將這句話落到實處的是全國成千上萬奮戰在基層一線的扶貧干部。他們在各自的崗位上忘了家人、忘了病痛、忠于職守、鞠躬盡瘁,自己的貧困戶不脫貧絕不言退的奉獻精神,以一個群體的力量,改寫了中國幾千年來“為人民服務”的歷史,成為這個新時代的標桿??梢哉f,每一個在基層奮戰過的扶貧干部都有一部罄竹難書的辛酸史,但“桃李不言下自成蹊”;這些最有發言權的人,當我問起他們時,卻不訴苦、不言累,只是高興地嘮叨著自己的貧困戶。

      倒是早已脫貧的張仕清,說起駐村干部王興,他家的人居環境整治和硬化連戶路時,他本人因為腿腳不適,只能作一些技術性的指導,而所有的沙子水泥卸貨到家、搬運到路邊這些力氣活,都是王興和周波等村干部帶領其他兩個村民一身汗一身泥地去完成的。面前的王興,一條略微變形的牛仔褲,一件黑色暗紋T恤衫,平頭,濃眉,目光中透著剛毅,一看就是做實事的人。目測身高1.8米的王興笑笑說,“身大力不虧,這些都不算什么,我最怕的還是做思想工作?!边@時,剛才在下面看到那個擦玻璃的女生抬腳進來了,她徑直走到堂屋的飲水機旁,拿起一個保溫杯倒開水?!昂迷诂F在有縣文廣局這些幫扶干部來了?!蓖跖d指了指進來的女孩,如釋重負地補充一句。原來,這位女生是松桃苗族自治縣文體廣電旅游局調派過來的幫扶干部吳麗芬。吳麗芬家住縣城,在永安鄉五官村對口幫扶四個貧困戶。去年是一個月下來三趟,今年4月份后,變成了一個星期下來三天,主要負責貧困戶的“人居環境工作”。他們把如何開展工作編成了順口溜貼在貧困戶的門口,一來讓貧困戶自己參照做事,二來也是對自己的一個工作檢查標準。

      人居環境工作“八哈”準則:

      一是柴草落葉擼哈

      二是房前屋后掃哈

      三是板板方方堆哈

      四是鍋碗瓢盆洗哈

      五是家具電器擺哈

      六是衣服被子疊哈

      七是雞鴨鵝狗關哈

      八是破破爛爛收哈

      一個貧困戶,吃的用的,里里外外,都有兩三個干部不定時來指導、幫扶,甚至身體力行地清理整頓,再糟糕的情況,都會好轉。人心齊泰山移啊。

      永安鄉在清朝以前叫“木蔭溪”,傳說古時候這里人口稀少,森林茂密,綠樹成蔭,溪水長流,是一塊未經開發的福地。東西走向的永安河經甘龍鎮流向烏江,大部分民居都在河兩岸,呈線狀分布。甘龍到石梁的公路沿岸蜿蜒,橫穿永安鄉全境,把這個片區一分為二;分布在公路兩側的村寨,都有鄉村公路連接,它們像一條條大動脈,源源不斷地承載著鄉親們的繁衍生息、農林耕種。永安鄉“一事一議項目”基礎設施全面實施以來,該硬化的硬化了,該綠化的綠化,給老百姓營造了一個青山綠水的宜居環境。據不完全統計,經過六年“一事一議項目”全鄉覆蓋全面實施,永安鄉境內硬化公路已達128公里。截至目前,還有五官村524米連組路、木盆村黃堰水組1160米連組路正在申報當中。

      從交談中得知,接待我的工作人員姚茂鵬老家是松桃孟溪,妻兒在縣城。我原以為他二十出頭,竟然有家室了,那就把他想象成一個三十歲不到的年輕干部吧。他之前是在永安鄉安監站工作,今年才調到扶貧辦,所以對鄉里的“一事一議項目”還不是全盤了解;他首先帶我到全程負責“一事一議項目”資金調度的縣財政局永安分局,查詢了這些項目2014年-2017年的資料。但是,沒有調查就沒有發言權,下鄉與村民交流,才是我們獲取真實信息的最佳途徑。

      車子在甘龍至石梁的鄉村公路上徐徐前進,雨后清新的空氣把我周身的市儈氣息一掃而空。我欣喜地看到,進入這個永安“盆地”,“土地平曠,屋舍儼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屬。阡陌交通,雞犬相聞。其中往來種作,男女衣著,悉如外人。黃發垂髫,并怡然自樂”。雖然這里沒有“桃花源”的名號,其芳草鮮美的幽美環境、安居樂業的田園風光卻絲毫不輸名義上的桃花源;而村寨里一幢幢精美別致的樓房、一條條整潔平坦的公路、一個個鮮花簇擁的院壩,這卻是古代桃花源無法媲美的。

      平行數里后,茂鵬將車子左拐,來到了木盆村這條彎彎曲曲的村級公路。他一路開車,一路聯系木盆村的負責干部,得知都在村委會,“那我們馬上就到了?!彼捯魟偮?,就把車子停到了木盆村村委會的院壩里。一棟一層的平房門口掛著村委會的招牌,里面被間隔成許多間精致的辦公室;里間在開碰頭會議的幾名村干部中,有一位高個子男士站起來跟我打招呼:“宋記者,你好!”

      碰到熟人了?我腦子飛速過濾一遍還是不解,“你怎么會認識我?茂鵬跟你打電話啦?”

      “沒是。你那年跟龍瀑他們來永安采風,電視臺采訪了你?!?/p>

      好吧,我承認自己人生的第一次出鏡,雖然表現并不怎么樣,卻也是刻骨銘心的記憶。感謝這位時任永安鄉大溪村駐村第一書記、現任木盆村脫貧攻堅站的指揮長、永安鄉人大主席黃黔東同志,一別兩年還能記住一個萍水相逢的人。

      既是“老朋友”,又是“新領導”,黃主席一下子就打開了話匣子。永安鄉“一事一議項目基礎設施”是在2014年就開始了,只是當時上級部門一下子沒有這么多資金投入,一般是今年做一個村的一個項目,明年做一個村的一個項目。不像現在這樣,可以幾個項目一起申報,一起下撥物質,多管齊下,遍地開挖。當然,有比較就會有思想波動。2018年,木盆村唐家組的連戶路改造,因為臨近印江縣刀壩鄉的“一事一議項目”不用村民出一分錢一分力,全部是政府撥款解決,村民出工還有工時補助。唐家組連戶路召開群眾理事會時,有些村民就拿刀壩鄉來比較,不同意投工投勞,給駐村干部工作帶來很大的阻擾。為了做通大家的思想工作,黃指揮長和其他村干部們上門游說了一個多月,才解開村民們心結;同時,唐家組成功人士唐文照聽說了家鄉修路遇到的窘境,當即表示,所有村民不愿承擔的資金缺口,他一個人承擔。唐文照在福建廈門開設了一個大型縫紉機維修廠,他說:一個人無論做得多么成功,自己的根不能忘,故土不能忘,反哺家鄉回報社會不能忘。在唐文照兩萬元資金補助和帶動下,唐家組的連戶路順利完工。

      從黃主席的言談中,流露的是對工作部署的自信,先有未雨綢繆的安排,才有運籌帷幄的調度,先有物質的精準核算,才有項目的按時完工。這位領導跟我們詳談了該村的“一事一議項目”許多細節后,就吩咐該村監督委員會的陳明剛主任帶我們上戶去了解情況。

      陳明剛騎著摩托車在前,帶我們去木盆村嶺上組一個養蜂戶家里。車子在鄉村公路邊上停下,進寨子里的是一條布滿防滑帶的上坡水泥路。上來一兩百米,就看到左前方兩間木棚,棚子里搭著木頭架子,架子上擺著十幾個木箱子,有蜜蜂在空中盤旋。該戶主盧朝明,一個身材魁梧,頭發花白的中老年人,穿著拖鞋,吸著一根很長的葉子煙,頗為悠閑地跟階坎上四五個鄉親在閑聊。

      聽了村干部的介紹,盧朝明說,的確是要致富先修路,自從家門口的連戶路修好后,他家的蜂蜜連續做了兩單大生意,過年的時候,一個老鄉來買了一萬二千多元的蜂蜜,帶到城頭去;就是前不久,另一個老鄉介紹來的外地朋友也來買了五千元的蜂蜜帶回去。

      “他家的經濟情況算是不錯的了?!标惷鲃傉f,“我們去看看另外一家?!痹卩l村公路掉頭,一里多路后,從一段路邊栽著四季豆的連戶路,左拐到了木盆村田家組一棟新樓房的屋檐下。迎面走來一個挑著一擔豬糞的中年人,陳明剛和他打招呼,他把糞桶挑到右邊一大片的玉米地里,再來和我們說話。這個叫李維兵的男人有點瘦小,說話時目光游離,聲音細??;家里有女人,男人才安心,他老巴巴常年在外打工,我從這里得到了答案。然而,他對政府感激之情卻是真誠質樸的:門口加寬連戶路的硬化、孩子讀書多年來都有教育補貼、組里安排他管理自來水的補助等等,家里的農活沒有耽誤,還有一份額外的收入。感謝政府,該解決的都幫他解決了?,F在,他家新房子建起來了,老婆和大兒子在外務工,小兒子在城頭讀大學,一家人雖然在各奔前程,但葉落歸根,家永遠是他們共同的希望。

      送我回甘龍的路上,全程陪護的姚茂鵬給了我一些數據:2019年永安鄉“一事一議項目”總投入資金為220萬元,涉及項目48個,連戶路、連組路、組組公路硬化合計里程為27000米,面積達51583平米。按估測,全鄉“一事一議項目”目前還剩不到10%基礎設施還在積極規劃、申報當中。

      夕陽西下,倦鳥歸林。雨后黃昏,太陽的余暉洋洋灑灑填滿了樹梢,“莫道桑榆晚,為霞尚滿天”,我雖然回到了甘龍,但我的心從未離開過“永安”。

      (2019年7月8日)

       

      最新回復 (1)
      • 云想衣裳 1月前
        1 2
        哪怕下筆千言離題萬里,但我依然喜歡這種隨心所欲,不拘小節的隨筆寫作風格[捂臉][捂臉][捂臉]
        • 文學風原創文學網站 | 分享原創樂趣
          3
            立即登錄 立即注冊
      返回
      菲赢彩票app

        <rp id="obyjt"></rp>

        1. 辽阳 | 淄博 | 乌海 | 韶关 | 玉林 | 大连 | 三沙 | 项城 | 齐齐哈尔 | 大理 | 泰兴 | 玉树 | 六安 | 荆门 | 甘南 | 陇南 | 宜都 | 淄博 | 焦作 | 信阳 | 慈溪 | 延边 | 巴音郭楞 | 商丘 | 福建福州 | 如皋 | 宿州 | 眉山 | 乌海 | 驻马店 | 临沂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保亭 | 莱芜 | 锦州 | 如皋 | 普洱 | 六安 | 惠东 | 澄迈 | 辽宁沈阳 | 铜川 | 诸城 | 安徽合肥 | 阿里 | 内江 | 郴州 | 沭阳 | 琼中 | 四川成都 | 红河 | 白城 | 宝应县 | 喀什 | 和田 | 昭通 | 新泰 | 改则 | 邹城 | 金华 | 蚌埠 | 佛山 | 徐州 | 衡水 | 铜陵 | 广饶 | 扬州 | 邵阳 | 来宾 | 锡林郭勒 | 五家渠 | 石河子 | 海南 | 神木 | 咸阳 | 锡林郭勒 | 运城 | 秦皇岛 | 遵义 | 漳州 | 五家渠 | 临夏 | 石河子 | 高密 | 五家渠 | 安康 | 苍南 | 湛江 | 清徐 | 文山 | 中卫 | 临沂 | 包头 | 绵阳 | 武夷山 | 寿光 | 松原 | 鸡西 | 昆山 | 温岭 | 丹阳 | 海拉尔 | 香港香港 | 厦门 | 安岳 | 延边 | 厦门 | 庆阳 | 雄安新区 | 温州 | 临夏 | 商丘 | 黑龙江哈尔滨 | 开封 | 和县 | 雄安新区 | 大庆 | 开封 | 景德镇 | 唐山 | 临汾 | 燕郊 | 巴彦淖尔市 | 宜昌 | 定州 | 自贡 | 淮北 | 齐齐哈尔 | 昌吉 | 泗阳 | 阿坝 | 黑龙江哈尔滨 | 靖江 | 琼海 | 荆州 | 常州 | 马鞍山 | 台湾台湾 | 衡水 | 周口 | 三沙 | 馆陶 | 曲靖 | 晋城 | 黔东南 | 德清 | 安徽合肥 | 杞县 | 本溪 | 山东青岛 | 朔州 | 甘肃兰州 | 临汾 | 玉溪 | 广汉 | 广西南宁 | 通化 | 来宾 | 清徐 | 丹阳 | 台北 | 海宁 | 延安 | 瓦房店 | 湘潭 | 龙口 | 信阳 | 定安 | 海门 | 潍坊 | 杞县 | 大庆 | 日土 | 枣阳 | 金华 | 象山 | 万宁 | 仁怀 | 包头 | 濮阳 | 安岳 | 锦州 | 保定 | 大同 | 五家渠 | 赣州 | 迪庆 | 贵州贵阳 | 大庆 | 济源 | 九江 | 温岭 | 赣州 | 濮阳 | 信阳 | 诸城 | 琼中 | 武安 | 喀什 | 鹰潭 | 建湖 | 钦州 | 青州 | 台中 | 乌海 | 正定 | 芜湖 | 大兴安岭 | 长葛 | 葫芦岛 | 桐城 | 温州 | 高密 | 邹城 | 六盘水 | 苍南 | 洛阳 | 青海西宁 | 大连 | 高密 | 仁怀 | 山南 | 宁波 | 自贡 | 资阳 | 济源 | 西双版纳 | 海宁 | 定西 | 延安 | 邯郸 | 陕西西安 | 阿拉尔 | 云浮 | 汕头 | 鄢陵 | 遵义 | 白城 | 鹤岗 | 青州 | 铁岭 | 招远 | 赣州 | 恩施 | 桐乡 | 洛阳 | 白银 | 青州 | 如东 | 垦利 | 燕郊 | 靖江 | 湘西 | 迪庆 | 新泰 | 琼中 | 来宾 | 淮南 | 广元 | 玉溪 | 眉山 | 来宾 | 邳州 | 巴彦淖尔市 | 天长 | 诸暨 | 葫芦岛 | 张北 | 巢湖 | 兴安盟 | 济宁 | 天水 | 鄂尔多斯 | 梅州 | 垦利 | 大连 | 眉山 | 莱州 | 通辽 | 台北 | 益阳 | 深圳 | 蓬莱 | 镇江 | 迁安市 | 鞍山 | 柳州 | 石狮 | 晋城 | 阳江 | 丽水 | 清徐 | 内江 | 石河子 | 淮北 | 垦利 | 三沙 | 昆山 | 防城港 | 桐城 | 阿勒泰 | 偃师 | 岳阳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库尔勒 | 赣州 | 五指山 | 雅安 | 青州 | 兴安盟 | 大庆 | 长葛 | 玉林 | 郴州 | 中山 | 哈密 | 大连 | 克孜勒苏 | 百色 | 保定 | 儋州 | 明港 | 宁夏银川 | 高雄 | 日喀则 | 梅州 | 广安 | 枣庄 | 沧州 | 仁寿 | 慈溪 | 三亚 | 醴陵 | 偃师 | 烟台 | 梧州 | 秦皇岛 | 清远 | 酒泉 | 淮安 | 广元 | 遵义 | 任丘 | 甘孜 | 常德 | 临沂 | 娄底 | 晋江 | 灌南 | 启东 | 平凉 | 黄南 | 河源 | 宝鸡 | 河南郑州 | 邹城 | 锡林郭勒 | 江苏苏州 | 巢湖 | 昭通 | 新余 | 四川成都 | 文山 | 辽阳 | 图木舒克 | 信阳 | 寿光 | 周口 | 朔州 | 温州 | 沧州 | 建湖 | 汕尾 | 漳州 | 图木舒克 | 咸宁 | 宣城 | 三亚 | 榆林 | 丹东 | 庆阳 | 松原 | 迪庆 | 咸宁 | 陕西西安 | 景德镇 | 德清 | 松原 | 张家口 | 垦利 | 延安 | 肇庆 | 绥化 | 黄南 | 海东 | 武夷山 | 台湾台湾 | 十堰 | 蓬莱 | 绥化 | 台州 | 营口 | 宁德 | 琼中 | 招远 | 吴忠 | 遂宁 | 明港 | 韶关 | 玉环 | 延边 | 海南 | 舟山 | 海南 | 山西太原 | 白银 | 临汾 | 海宁 | 昭通 | 绵阳 | 百色 | 招远 | 梅州 | 东海 | 温岭 | 莱芜 | 温岭 | 汉中 | 瑞安 | 乌海 | 攀枝花 | 甘南 | 长垣 | 昌吉 | 石嘴山 | 昭通 | 屯昌 | 枣庄 | 偃师 | 沧州 | 义乌 | 河北石家庄 | 辽阳 | 临汾 | 黑龙江哈尔滨 | 琼海 | 天水 | 景德镇 | 香港香港 | 甘孜 | 孝感 | 丽水 | 改则 | 白城 | 万宁 | 廊坊 | 宁夏银川 | 青海西宁 | 德州 | 临沂 | 宜宾 | 吐鲁番 | 邹城 | 三沙 | 梅州 | 柳州 | 伊犁 | 沧州 | 灵宝 | 焦作 | 菏泽 | 正定 | 云南昆明 | 咸宁 | 昌吉 | 靖江 | 广西南宁 | 保定 | 哈密 | 琼海 | 仁怀 | 日喀则 | 灌南 | 大兴安岭 | 文昌 | 石狮 | 资阳 | 广汉 | 海宁 | 厦门 | 通辽 | 吕梁 | 锡林郭勒 | 黔东南 | 秦皇岛 | 宁波 | 呼伦贝尔 | 黔东南 | 潮州 | 枣庄 | 枣庄 | 衡水 | 昭通 | 单县 | 湛江 | 昭通 | 安阳 | 灌南 | 抚顺 | 庆阳 | 新余 | 陵水 | 抚州 | 建湖 | 禹州 | 抚顺 | 定安 | 惠州 | 咸宁 | 衢州 | 台南 | 吴忠 | 日土 | 阳春 | 凉山 | 荆州 | 宝应县 | 项城 | 那曲 | 阳泉 | 玉环 | 日土 | 日喀则 | 平潭 | 诸暨 | 新泰 | 雅安 | 东营 | 常州 | 锡林郭勒 | 昭通 | 镇江 | 定安 | 汕尾 | 遂宁 | 赣州 | 宜昌 | 长葛 | 南平 | 嘉兴 | 安顺 | 福建福州 | 垦利 | 西双版纳 | 泰州 | 博尔塔拉 | 石河子 | 德清 | 东台 | 崇左 | 东方 | 临沂 | 汝州 | 金昌 | 基隆 | 台南 | 白城 | 定西 | 姜堰 | 东阳 | 南阳 | 济南 | 漯河 | 阳江 | 江苏苏州 | 泉州 | 舟山 | 临沧 | 清远 | 西双版纳 | 呼伦贝尔 | 毕节 | 衡水 | 德宏 | 桐乡 | 迁安市 | 玉环 | 如东 | 铁岭 | 公主岭 | 明港 | 长葛 | 河北石家庄 | 阿克苏 | 克孜勒苏 | 延边 | 河南郑州 | 长治 | 张掖 | 黄山 | 迪庆 | 庆阳 | 阿拉善盟 | 永康 | 安顺 | 遵义 | 广汉 | 改则 | 清徐 | 偃师 | 高雄 | 东营 | 楚雄 | 南充 | 兴化 | 齐齐哈尔 | 怀化 | 孝感 | 海安 | 绍兴 | 绥化 | 保定 | 东营 | 邵阳 | 西双版纳 | 鹤岗 | 赤峰 | 迪庆 | 海宁 | 焦作 | 烟台 | 博尔塔拉 | 保山 | 东莞 | 马鞍山 | 资阳 | 舟山 | 吉安 | 大庆 | 如东 | 广汉 | 博罗 | 毕节 | 山西太原 | 常州 | 鹤岗 | 铁岭 | 博尔塔拉 | 库尔勒 | 自贡 | 昆山 | 任丘 | 赣州 | 海东 | 呼伦贝尔 | 海南 | 包头 | 安徽合肥 | 大理 | 娄底 | 阜新 | 绍兴 | 锡林郭勒 | 德州 | 石河子 | 嘉善 | 龙口 | 资阳 | 甘南 | 喀什 | 马鞍山 | 曲靖 | 克孜勒苏 | 铜川 | 咸阳 | 霍邱 | 章丘 | 梅州 | 大庆 | 抚顺 | 延边 | 商丘 | 长垣 | 和田 | 济源 | 河北石家庄 | 大丰 | 商丘 | 六安 | 临汾 | 招远 | 东台 | 邢台 | 鹤岗 | 吉林 | 忻州 | 湘潭 | 基隆 | 巴音郭楞 | 包头 | 简阳 | 娄底 | 兴化 | 新疆乌鲁木齐 | 临汾 | 黔南 | 靖江 | 阿里 | 白沙 | 南安 | 咸阳 | 兴安盟 | 德阳 | 定西 | 克拉玛依 | 阳春 | 漳州 | 新沂 | 德清 | 钦州 | 泉州 | 昌吉 | 永新 | 辽阳 | 垦利 | 延安 | 张掖 | 泰安 | 慈溪 | 无锡 | 鸡西 | 台北 | 东海 | 宁国 | 海门 | 通辽 | 大同 | 宁夏银川 | 随州 | 延边 | 池州 | 雅安 | 延边 | 淄博 | 湖北武汉 | 陵水 | 阳泉 | 阜新 | 平顶山 | 德清 | 河北石家庄 | 广元 | 临汾 | 桐城 | 柳州 | 宁夏银川 | 海宁 | 达州 | 惠东 | 伊犁 | 宜宾 | 基隆 | 克孜勒苏 | 雅安 | 宝应县 | 泗阳 | 海北 | 滁州 | 延安 | 瑞安 | 渭南 | 枣阳 | 庄河 | 濮阳 | 神农架 | 新疆乌鲁木齐 | 东台 | 崇左 | 新疆乌鲁木齐 | 新余 | 锡林郭勒 | 万宁 | 江苏苏州 | 香港香港 | 临猗 | 宜昌 | 靖江 | 喀什 | 海东 | 迁安市 | 平顶山 | 象山 | 绵阳 | 宜宾 | 高雄 | 海南 | 葫芦岛 | 六安 | 青海西宁 | 青州 | 江门 | 山东青岛 | 十堰 | 广州 | 景德镇 | 绵阳 | 石狮 | 泸州 | 贵港 | 松原 | 平凉 | 晋中 | 张家界 | 忻州 | 阿坝 | 枣阳 | 临海 | 盐城 | 白城 | 烟台 | 邳州 | 黄冈 | 清徐 | 泰安 | 临猗 | 抚州 | 汕头 | 保定 | 永州 | 大同 | 清远 | 海丰 | 甘肃兰州 | 吉林长春 | 乐平 | 琼中 | 文昌 | 眉山 | 贵港 | 香港香港 | 仁怀 | 黔西南 | 大连 | 云浮 | 清远 | 那曲 | 丽水 | 图木舒克 | 大兴安岭 | 包头 | 无锡 | 毕节 | 大同 | 新泰 | 陵水 | 锦州 | 文山 | 忻州 | 海拉尔 | 云南昆明 | 扬州 | 遂宁 | 肥城 | 常州 | 萍乡 | 禹州 | 项城 | 改则 | 莱州 | 莒县 | 十堰 | 济源 | 包头 | 茂名 | 南安 | 鄂尔多斯 | 汉川 | 汕尾 | 琼中 | 阳江 | 丽水 | 屯昌 | 内江 | 馆陶 | 涿州 | 海西 | 临猗 | 清远 | 安徽合肥 | 澳门澳门 | 台山 | 辽源 | 黄山 | 邢台 | 泸州 | 包头 | 安庆 | 鞍山 | 遵义 | 建湖 | 邯郸 | 阿里 | 锦州 | 象山 | 包头 | 四平 | 徐州 | 廊坊 | 博尔塔拉 | 新乡 | 乳山 | 荆州 | 扬中 | 黑龙江哈尔滨 | 红河 | 固原 | 陕西西安 | 和县 | 灵宝 | 大丰 | 新疆乌鲁木齐 | 濮阳 | 吉林长春 | 海南海口 | 广西南宁 | 桓台 | 牡丹江 | 株洲 | 巴彦淖尔市 | 大同 | 和田 | 南通 | 大庆 | 阿里 | 偃师 | 巴中 | 商洛 | 衡水 | 漳州 | 台南 | 衡阳 | 台中 | 邵阳 | 汉中 | 建湖 | 乌海 | 保山 | 宜都 | 丹东 | 滁州 | 诸暨 | 武安 | 如皋 | 兴化 | 泰兴 | 临沂 | 三亚 | 衡水 | 恩施 | 青海西宁 | 库尔勒 | 驻马店 | 涿州 | 桂林 | 鸡西 | 怀化 | 黔东南 | 哈密 | 临沂 | 万宁 | 随州 | 伊犁 | 贵港 | 湛江 | 三沙 | 遵义 | 金昌 | 永新 | 瓦房店 | 连云港 | 杞县 | 屯昌 | 潮州 | 醴陵 | 临夏 | 安康 | 雄安新区 | 通化 | 嘉善 | 仁怀 | 广汉 | 潍坊 | 阿坝 | 蓬莱 | 六盘水 | 揭阳 | 黄冈 | 莱州 | 河源 | 酒泉 | 资阳 | 滨州 | 天长 | 赣州 | 晋中 | 海拉尔 | 攀枝花 | 长葛 | 桐乡 | 白沙 | 蓬莱 | 临汾 | 那曲 | 海南 | 庆阳 | 黄南 | 海拉尔 | 恩施 | 盘锦 | 晋中 | 石狮 | 山南 | 西双版纳 | 泗阳 | 来宾 | 秦皇岛 | 唐山 | 齐齐哈尔 | 保定 | 儋州 | 荣成 | 中卫 | 周口 | 庆阳 | 顺德 | 鹤岗 | 和县 | 天水 | 金昌 | 湖北武汉 | 义乌 | 保山 | 本溪 | 鹤岗 | 龙岩 | 周口 | 定州 | 琼中 | 高密 | 泰州 | 姜堰 | 绵阳 | 乐山 | 安康 | 三明 | 韶关 | 醴陵 | 伊春 | 玉林 | 怀化 | 常州 | 佳木斯 | 通化 | 南充 | 台州 | 西双版纳 | 宣城 | 漯河 | 海西 | 池州 | 玉环 | 日照 | 永康 | 乌海 | 唐山 | 乌兰察布 | 厦门 | 阿坝 | 洛阳 | 铁岭 |